论重提“师道尊严”的必要性

作者:李道清

  世界是由各种各样的矛盾构成的,自然界的各种矛盾,人类社会的各种矛盾,这些矛盾处理得好,那就是一个和谐的社会。比如我们善待大自然,不过多地干预自然环境,那么自然规律是完全能够处理好各种矛盾,展现一个丰富多彩、自我调节良好的地球环境。在人类走向文明的过程中,随着生产力的加速度发展,人们开始面临的矛盾就不仅仅是吃饱肚子,而是追求更享受的物质生活以及追求更高精神生活所带来的更为复杂的矛盾,人们利用了各种手段来处理这些错综复杂的矛盾,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护社会的稳定和人类的发展。本文探讨的是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这对矛盾,主要是学校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矛盾。

(一)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矛盾与生俱来

  人从呱呱坠地那一刻起,就来到了一个群体中,首先要满足自身本能的需求,从要吃喝满足生存需求,到进一步产生安全感的需求,进而要求达到被尊重的需求和实现个人价值的需求,而每个个体的需求都可能对其他个体的需求发生冲突,人类对于未知世界的探求等等都成为一个个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人从来到这个世界,就开始了一个长期的学习过程,每个人的第一任老师,就是他的父母。从一定程度上说,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也是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关系,父母对孩子的行为进行评价和约束,当孩子不服管教的时候,矛盾就突现。进入学龄时,孩子被送人学校,被要求接受教育,艰苦的、长时期学习会使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自觉性出现问题,达不到教育者的要求,这时候,矛盾就突现。成年后在工作和继续学习的过程中,也存在着一个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矛盾。

(二)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这对矛盾的特殊性

  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矛盾较为特殊,因为这有别与其他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比如企事业单位里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的关系,这种关系带来的矛盾,比较容易通过规章制度,奖惩手段,可以针对人的比较基本的需要、如经济上或荣誉上的奖惩手段、得以解决,而学校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关系就大为复杂,其中有一方是孩子,是未成年人,教育的过程又是不断要求被教育者克服人性的基本弱点,如惰性等等,然而经济手段用不上,单纯的奖惩又不能取代教育的全部,这使得学校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这对矛盾具有相对的复杂性和特殊性。解决矛盾也不能简单地用一般的方法。毛泽东曾经在《矛盾论》中谈到“不同质的矛盾,只有用不同质的方法才能解决”。解决和处理好这对矛盾,是关系到我们的下一代能否健康成长,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否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生活的大问题。

  孩子接受教育的重要性、学校教育的重要性是勿容置疑的。怎样才能使教育者的教育达到应有的效果?我们不妨从父母对孩子的教育谈起,自成为父母的第一天起,就承担起养育的重担,就是对孩子的培养和教育,这是做父母的一种崇高的责任,是天性,同时本文特别想强调的是教育孩子决不仅仅是家庭自身的需要,而更应当把教育孩子当成是一种社会的需要,社会需要父母承担这样的责任,同时也给了父母教育子女的权利,要求子女在家听从父母的教诲,尊重父母。传统文化和舆论导向都把教育者——父母一方放在一个具有天然权威的位置上,使得父母有责有权,父母对子女的教育才能有效实施。尊重父母,其实不应当看作是父母对子女的要求,而应当看成是社会对做父母的要求。同样的原因,我们的传统文化也把学校的教育者放在一个被尊重的位置上,“天地君亲师”,就是将老师放在了一个很高的、具有权威的位置上。除去文革中批判“师道尊严”那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教师一直是被当作阳光下最崇高的职业,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蜡烛,“点燃自己,照亮别人”;是园丁,辛勤耕耘在教育的花园里。这种赞美,不能只狭义地看成是对教师这个职业的赞誉,更应当广义地看成是整个社会对这个群体的需要,是社会赋予教师的义务和权利,社会对教育的需要不仅仅是一般的需要,而是不可缺少的需要,人类进入现代社会后,除了父母的教育,学校的教育就是不可或缺的,孩子被送到学校接受教育,希望通过学校的教育将孩子培养成为对社会有用之人。由于教育的特殊性,使得接受教育的过程决不会像玩耍那样充满乐趣,也不会像大部分成人工作那样具有短期的效果,因为学习是一项艰苦的劳动,比如需要勤奋、毅力、勇气等等,提倡“寓教于乐”,其实也正是因为学习的艰苦,接受教育的过程除了学习知识,也是克服人类多种与生俱有的弱点的过程,难度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教育本身就必须带有一种强制性,如果仅仅将教育者看作是一种普通的职业,那就肯定达不到预期目的,所以,社会要将教育者放到一个崇高的位置上,赋予这个职业以权利和尊严,只有有了社会的认同与尊重,教育者才能理直气壮地对受教育者进行教育,才能解决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这对矛盾,才能满足全社会对教育的需要。

(三)教育者和被教育者是简单的提供商品和购买商品的关系吗?

  虽然中华民族有着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但是近年来,这种传统并没有得到发扬光大。我们时不时地听到和看到教育者的尊严受到损害,老师的威信正在流失,北京海淀艺校学生侮辱老师事件被曝光后,引起了一片反响,其实,这只是教师威信流失的一个例子,类似的事例我们听到的不少,公然在课堂上顶撞老师的现象时有发生,以至于教学无法正常进行。这究竟是怎么了?我们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目前,有些舆论喜爱报道个别教育者侵犯被教育者权利的个例,却严重忽视教育者的权利和尊严被侵犯的现象。下面分析以下这几种说法:

1.认为“被教育者交了学费,所以他们就是上帝,教育者就要将他们当成上帝去提供服务。”难道至高无上的上帝也需要教育吗!对待上帝,人类只有崇拜,只有景仰,只有服从。这种说法从根本上混淆了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关系,如果将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关系等同于人类与上帝的关系,那么教育将如何实施?

2.认为“被教育者交了学费,就可以由着性子来,不服教育者的管教,交学费是购买商品的行为。”试问:购买商品和接受教育能够等同吗?这里可以作一个简单的分析,花钱买东西,恐怕没有人会付了钱不要东西的,但交了学费不愿学习的学生过去、现在、将来都肯定大有人在,比如学生旷课,如果学校是商家,大可不必去管,但学校却不会不管,因为教育不是商品,至少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商品。如果一定要将教育定义为商品,那么,只好重新定义“商品”。定义完了再看看教育是不是可以纳入其中。

3. 片面强调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平等关系。其实,谁都知道,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然是平等的,这是人格上的平等,但是在教育的过程中,教育者理所应当占主导地位,这是由于教育者和被教育者这一对特殊矛盾所决定的,(文中已有所述)。毛泽东在《矛盾论》中谈到“任何过程如果有多数矛盾存在的话,其中必定有一种是主要的,起着领导的、决定的作用,其他则处于次要和服从的地位。因此,研究任何过程,如果存在着两个以上矛盾的复杂过程的话,就要用全力找出它的主要矛盾。捉住了这个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时下的状况是,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矛盾显现,这里有个别教育方面的问题,包括教育者个人的问题,政策和制度上的不完善引起的问题,这些个别现象完全应当通过提高教育者的能力和素质、不断完善政策和制度去解决,而不是通过贬低教育者的地位去解决。如果教育界存在个别问题,就贬低整个教育者群体的尊严,剥夺教育者占主导地位的权利,那么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而且会引起恶性循环,时下一些教育者和被教育者的矛盾,主要在于教育者的威信流失,教育者的尊严受损所引起的。教育者如果不具备尊严,那么怎样实施教育,教育者如果丧失尊严,那绝不仅仅是教师的悲哀,而是整个社会的悲哀!

(四)重提“师道尊严”的必要性

  综上所述,教育是一个特殊的过程,教育者和被教育者是一对特殊的矛盾,一般的方法不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建立教育者的地位和尊严才是达到教育目的的必要条件。

  教育在本质上说就必须具有一种权威,教育的目的就是要使受教育者具有较高的道德能力和知识水平,具有尊严的教育者,是具有尊严的教育的载体,教育者不被尊重,教育就缺乏感召力。

  教育是国家和民族的千秋大业,关系到社会的进步,人类的发展,重教育,则民族兴;轻教育,则民族衰。这是被历史屡次证明的真理。人需要尊重,这是起码的人权,教师是人,是被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人,担负着教育下一代的重大责任,教育是一项事业,是一项继往开来、关系到国家民族兴衰的伟大事业。无论是教育还是教师理应受到尊重,不仅仅是学生的尊重、学生家长的尊重,还应当受到全体国人和整个社会的尊重。重提“师道尊严”,是希望全社会都真正重视教育;重提“师道尊严”,是希望全社会赋予教育者权威和尊严;重提“师道尊严”,是因为这是保证教育能够正常进行的前提。

  在商品经济的今天,重塑教育者的地位,不仅仅是教育界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的重要使命,给予教育者地位和尊严,绝不能看成是给予这个群体的特权和利益,而应当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的要求的角度,将教育看成是整个社会的一种强烈的、不可缺少的需求,是社会的需要,是每个国人的需要。只有当教育者有了地位和尊严,教育才能得以健康地实施和发展,国家和民族才能有着光明的前景。

 

信息与实训中心
2007年09月06日